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前往南县的道路比较崎岖,慕纸暄带着一支队伍打头阵,但是风雪实在太大,才清理得一些路出来,很快就被重新下来的雪花给淹没,实在是寸步难行。

    尽管如此,他们也坚持走了大半天,来到了一处较为宽敞的背风处安寨扎营。

    “幸好有这处山洞,否则在外面露营恐怕得冻坏了。”慕纸暄将随身的水壶拿下,在火上烤了烤,感觉暖了才喝下去,眼睛却担心的看向外边。

    其他士兵走了一天早已经疲倦,此刻东倒西歪的在山洞里面靠在一起取暖休息,脸上的倦意让人心疼。

    龙千夜将佩玉带来的酒温了一下递给慕纸暄和二皇子,“照这样的情况,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去到南县?”

    “是啊,这雪看上去是越下越大了,这么多年来还真是第一次见啊!”二皇子说道,脸上也露出了忧虑之色,不知道自己此行对不对。

    他最近有些着急了,兰贵妃在除夕夜组织的那场晚会得到了天盛帝的大肆赞扬,从而也让三皇子占尽了优势。他这边确实损兵折将,安世捷这边纰漏百出,慕修德好不容易有个出色的儿子回来却不站在他这边。

    幸好慕纸暄也不站在三皇子那边,只是与那个已经废掉的凌王交好,这倒是让二皇子放心不少。

    “如果风雪小一点,我们大概后天早上就能够赶到南县了。”慕纸暄估摸道。

    三人默然的看着风雪喝酒,谁也无法预料这场雪会如何下,会下到何时才会停下来。

    第二天的覆盖的雪变得更厚了,慕纸暄改变了原先的方式,让一小支队伍先徒步到前方,两头一小段一小段的开路,速度比前一天快了许多,预计能够按照他们的计划先赶到南县。

    南县。

    慕清歌他们被困在客栈了已经快三天了,这个时候她有点想念现代,即使风雪围城也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总有人会在第一时间将他们救出去,也不害怕会饿死。

    “慕小姐,幸好你当时出发的时候多备了些药草,现在天气实在太冷了,有许多百姓没有足够的柴火,所以被冻生病了。县上的大夫本来就少,药草多数都是山上采摘的,现在也没有,全都来了我们这里。”张院首来到慕清歌的厢房,将楼下的情况告诉慕清歌。

    如今县上的百姓很多都受冻生病,幸好家中还有余粮能够支撑,可是生病和寒冷是无法忍耐的。

    慕清歌蹙眉问道:“这家客栈的柴火可够?”

    李玉回答道:“我昨日去看过,大概能够撑三五天,如果大雪还继续下,又没有救援的话,熬不过五天。”

    “哎,这可如何是好。”张院首叹气,他们只是来为北秦公主治病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慕清歌比较冷静,她平静的说道:“南县是距离京城最近的县城,如果百姓受灾会导致大批量的难民涌入京城,所以他们会在第一时间赶来这里。你们放心,皇上派来的救灾队伍这几天应该会到的。”

    “慕小姐说得有理,皇上不会放任我们不管的。”张院首道,更何况他们这里还有一个北秦公主呢。

    “我们去看看受灾的情况,能够帮助一个是一个吧。”慕清歌说完与张院首一起下了楼。

    这家客栈是南县最大的客栈,原本一楼就是饭馆,空间比较大。客栈老板和老板娘也是心地善良的人,只要有百姓进来都不会赶出去。

    但是现在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实在无能为力了,见到慕清歌和张院首下来,立刻迎上去。

    “张院首,我们这家小店虽说是县上最大的客栈,可盈利并不多,如今这么多百姓来我们也实在撑不住了。”老板苦着脸说道。

    百姓们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取暖和治病,有的人甚至带了粮食,但这也让住客们有了异议,尤其是北秦公主这行人的意见更大。

    “对啊,主要是打扰到了一些贵客,他们的意见很大。”老板娘小声说道。

    “老板,老板娘,现在是特殊时候,你们的损失我们会补偿,至于他们的意见我们也会解决的,你们只好好好安置这些百姓就好了。”慕清歌笑着对他们说道,同时将北秦公主赏赐给她的银子全部给了老板,惊得老板眼睛瞪得老大,连连道:“使不得,使不得……”

    慕清歌让人将客厅分成了两个区域,病人一个区域,健康的一个区域,避免他们交叉感染。

    屋里烧着炭火很是暖和,并且还不断有百姓进来。

    “张院首,看看还能够收留多少百姓,大家在一起也比较暖和。”慕清歌说道。

    “大概也就只能安置多十名了,再多出来恐怕就要住到楼上的厢房了。”

    “我不同意!”没等张院首说完话,北秦公主就从楼上下来,凤目斜挑,显然是对现状的不满,“他们这些人乱七八糟的,住到楼上会打扰我。”

    楼上的客房被北秦公主包下来之后,很多都是空置着的,且两边隔开,根本不会有影响。

    慕清歌道:“如今百姓受苦,救助百姓是我们每一个金玉王朝子民都应该尽的义务,我们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百姓前来救助而拒之门外。”

    北秦公主不屑的说道:“那是你们的事情,你们没有资格为了所谓的救助百姓而牺牲我个人的利益。再说,救助百姓是官员的事情,你们有什么资格越俎代庖?”

    北秦公主的话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那是人家真金白银包下来的地方,自己不可能道德绑架让她让出来,于是道:“公主所言甚是,然而这个大厅公主并没有包下来,所以他们还是可以住在这里的。”

    “慕清歌,你执意要和我作对吗?”北秦公主目光森然的看着慕清歌,四目相对,慕清歌毫无畏惧的迎了回去。

    “公主此言差矣,我并没有和公主作对的意思,我不过是在做一个金玉王朝子民该做的事情罢了!”慕清歌再次强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