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漆黑的山林里,慕芷月带着小水快步往太师府回去。他们离开之后,两个身影随后进入了山洞中。

    “刚才的惨叫声应该是这个女人吧。”其中一人轻声说道。

    另一个人看过去,见到慕清歌眼神迷离瞳孔放大,脸色苍白如纸,即使是光线不足的情况下都像是发着光一般。还有左手上的血正在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就要废掉了。

    “主子,要救人吗?”阿哲问道。

    那人想了想,又看了看慕清歌被乱发遮挡的容貌,“长得还不错,救回去作妾也不错。”

    阿哲:“……”

    阿哲立刻过去,从腰间掏出小刀干脆利落的将慕清歌从架子上放下来,然后在桌子上搜寻一轮,拿了伤药和解药。

    “这是解药,吃下去。”慕清歌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将她解下来,还给她解药。

    她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张口嘴巴将药吃了下去,肚子的疼痛一下子就减轻了许多,但还是一阵阵的难受。

    “主子,要包扎吗?”阿哲抬头,看到自己的主子正在认真的打量这个山洞,于是又看向慕清歌的左右,决定快速的处理掉。

    将慕清歌的手包扎好了之后,阿哲将慕清歌放在了地上,“主子,弄好了。”

    风信昌转过脸,看着地上的慕清歌,蹙眉道:“怎么能够把美女放在地上呢,把你的披风给她,背上她赶紧离开。”

    阿哲:“……”

    风信昌带着慕清歌离开之后,二皇子的人很快赶到了这里。

    “怎么回事,人呢?”

    “不会是慕芷月带走了吧?”

    “怎么可能,赶紧去找,否则无法向二皇子交代。”

    几名黑衣人慌乱的出去寻找慕清歌的踪迹,随后又有人到来,可惜晚了一步,这里只剩下空荡荡的山洞,别无其他。

    勤政殿。

    天际才有了一丝光,天盛帝早已经从如兰殿回来,却听到了个不好的消息。

    “跑了?他们这么多人怎么会让人跑了呢?”天盛帝懊恼的想要摔东西,但是早朝就要开始了,他要保持镇定。

    “是谁救走的?”

    “还不清楚,都在找。”魏大海心惊胆战道,昨晚龙隐卫去到的时候,人就已经不见了。

    “真好!”天盛帝勉强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随后甩着袖子就上朝去了。

    阳光出来,照在慕清歌的脸上。原本苍白的脸色多了一丝红晕,显得更加的清秀美丽。

    风信昌站在床边盯着慕清歌,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龙隐卫和二皇子的人都在找她,还将她关在那里折磨,这是什么目的?

    带着疑惑,风信昌竟不知不觉的失神了,连慕清歌醒来都没有察觉。

    慕清歌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对上了一双清明锐利的目光,这人正在毫无顾忌的盯着她,像是想从她脸上找到答案一般。

    “你是谁?”慕清歌警惕的问道,声音虽然虚弱,但可以感觉到她是一个果决敏感的人。

    风信昌反问道:“你是谁?”

    “我先问你的。”

    “我救了你。”

    “谢谢。”慕清歌冷冷道,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风信昌忽然一把坐到床上,双手按住慕清歌的双肩,将她压在了床板上,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一句谢谢就完了?按照你们的规矩,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你不是金玉王朝的人?”慕清歌脸不红心不跳的盯着眼前的俊颜,他的样貌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但也不是太明显。

    从此人的穿衣来看,质地上乘且很是讲究,若是别的国家的人,那只可能是天凌国或者齐顺国的人。

    “你是天凌国的人?”慕清歌又问。

    风信昌笑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天凌国的贵族吧。”慕清歌又道。

    风信昌眯着眼睛,脸又凑近慕清歌许多,鼻子几乎碰到了一块儿,“你这么聪明,不怕我灭口吗?”

    “你不是等着我以身相许报恩吗,怎么会杀我呢?”慕清歌露出一丝笑容,嘲弄的看着风信昌。

    风信昌大呼,“有意思!”

    “你猜得没错,我的确是天凌国来的,身份也是贵族,很贵的!”风信昌起身,接过阿哲递过来的药,“你先把药喝了,然后手指上也要换药,这样我才不会有一个残废的妾室。”

    “妾室?”慕清歌也不矫情,起身将药一饮而尽,“我可不做妾室。”

    “还挺傲气。”风信昌说着还是在打量慕清歌,慕清歌娴熟的结果阿哲手中的药,闻了闻,“换一个药,我的手指被刺伤了,筋骨损伤严重,需要用……”

    “你看什么?”慕清歌说完之后,阿哲就出去给她换药,房间里又剩下慕清歌和风信昌。

    “你会医术?”

    “会啊,还挺好的。”慕清歌道,“我最擅长的是下毒,所以你若真是娶我的话,要小心一点,我可能会不小心将你毒死了。”

    过了一会儿,阿哲带着新的药回来,慕清歌接过之后自己干脆的处理了伤口,面不改色,让风信昌又是一阵好奇。

    “主子,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阿哲从怀里拿出一张纸,只见上面的人正是慕清歌。

    “哎呀,你竟然正在被通缉呢,看来我不应该救你呢。”风信昌故作惊讶的说道。

    慕清歌将手包扎好,看了一眼通缉令上的内容,表情变得凝重,“我没有下毒。”

    “没想到你竟然是永逸王的准王妃,看来我捡了便宜了。”风信昌露出开心的笑容,坐在慕清歌对面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放心吧,我不会比他差的,也不会让他们把你抓回去的。”

    慕清歌看了一眼风信昌,此人长得的确也不赖,就是有些赖皮纨绔子弟的样子,她白了风信昌一眼道:“疯子。”

    “你怎么知道我是风子,以后你就喊我风子好了,小歌儿。”风信昌笑嘻嘻的说道。

    “对了,你身体受了寒,最好卧床休息两天。”风信昌交代,“在这里你绝对安全,没有人能够找到你的。”

    “这是什么地方?”对于小歌儿的称呼,慕清歌全当没有听到,但是一个异乡人在这里有安全的地方,绝对不简单。

    “你猜啊!”说完,风信昌的手在慕清歌面前一晃,慕清歌身体就软了,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