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他这次来要不回孩子肯定还会再来,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就好了。”慕清歌目光看向熟睡的婴孩说道。

    其余人默然,算是肯定了慕清歌的说法。

    将军府内,安老将军终于解了安世捷的足禁,不再将他关在房间里,但也不让他出门,更不能够去太师府看慕芷月。

    安世捷也不着急,一如既往的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风金元已经出去一整天了,安世捷有些踟蹰,不知道风金元究竟去了哪里。如今京城里依然在抓拿细作,只是动作显然没有之前那么大了,他该不会是因此就食言离去了吧。

    想到这里,安世捷变得有些焦虑,但还是按捺住待在自己的房间内。

    入夜,凉风习习。

    龙千夜安排了人手埋伏在智恩大师的禅房周围,不多时,就有小和尚给智恩大师送晚餐。

    小和尚将晚餐放下之后就离开了禅房,龙千夜和慕清歌的晚餐与智恩大师的不同,所以当智恩大师吃下晚餐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的时候,慕清歌连忙上前查看。

    “大师中毒了。”

    慕清歌话音刚落下,禅房的窗口突然被人从外面撞破进来,来人身影很快,先是朝着龙千夜撒了一把白色的粉末,紧接着朝房间中的婴儿摇篮而去,径直抱走了其中一个孩子。

    “王爷,你没事吧?”白色的粉末有毒,龙千夜虽然及时的用衣袖挡住了,但也吸入了部分。

    慕清歌给龙千夜把脉之后发现不过是普通的迷药,给他服下一颗醒神丸之后便没事了。智恩大师的情况比龙千夜严重,此刻已经陷入昏厥当中。

    “智恩大师中的是你之前中的毒,刚才那个人是风金元!”慕清歌脸色一变,龙千夜则立刻追了出去。

    可惜,风金元早已经抱着孩子远离了南佛寺,龙千夜安排埋伏的人都跟丢了风金元,所以龙千夜追出去也一无所获。

    “没追上。”回到智恩大师的禅房,龙千夜有些丧气的说道。

    智恩大师已经佛寺中的僧人扶到了床上,慕清歌道:“智恩大师的毒暂时稳住了,我已经让人回去将钟离音叫来解毒。只是,风金元抱走的孩子是元知。”

    龙千夜一惊,看向元知的摇篮里已经空了,而那个陌生的婴孩正在酣然熟睡。

    当天夜里,风金元将孩子送到安世捷那里之后就要离开。

    “这是什么?”安世捷看到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的婴孩,满脸疑惑的说道。

    “你和慕芷月的儿子。”风金元淡淡的丢下这句话,他要赶紧离开这里,否则龙千夜就会找来。

    与龙千夜正面交战,他可没有这个能力。

    “我和月儿的……孩子?”这时候,安世捷才正眼瞧被风金元放在床上的婴孩,心如擂鼓。

    风金元略显不耐,“孩子我给你找回来了,至于怎么将那个女人娶到手,就靠你自己了,我要走了。”

    说完,风金元懒得理会安世捷,径直离开了将军府。

    勤政殿内,天盛帝听着近期京城抓捕各国细作的消息,没有纠结得比麻花还要厉害,一声不吭的板着脸,让在场的大臣后脊背阵阵发凉。

    “皇上,情况就是如此。”慕纸暄声音铿锵,更是让勤政殿内的气氛跌落冰冷的谷底。

    “朕没想到,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就藏着这么多细作!”天盛帝的声音冰冷,在场的二皇子额上悄然沁出了汗水,眼睛不时看向安老将军,心里更是不安。

    安老将军对二皇子和风金元的勾当是知情的,此刻他的心情也有些忐忑,尤其是风金元此刻不知道是否还在他的府上。

    “从现在开始,各府彻查是否有潜伏的细作,不管是皇子府还是大臣的府邸,慕大将军都可以直接拿着朕的手谕去搜查!”天盛帝除了担心国内的皇子争权夺位,又担心龙千夜拿出先帝遗旨揭穿他的登基真相,又要担心他国再度来犯。

    “臣遵旨!”慕纸暄面色森然的领命,其余大臣心有惶然,回府之后更是率先彻查一番,避免真的有细作遭到牵连。

    “你的婢女呢?”安老将军回到府中,第一时间就去了安世捷的房间直接询问安世捷,谁知道一眼就看到安世捷床上安睡的婴孩。

    “这是哪里来的?”

    “这个……”安世捷好不容易将孩子哄睡着了,才刚起身走了两步,安老将军就突然从外面推门而入,并一连问了他几个问题,使得安世捷愣在了原地。

    “父亲,你究竟想要先知道哪个?”安世捷问道。

    “你的婢女呢?”安老将军将目光从婴孩身上移走,神色紧张。

    安世捷犹豫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为了让风金元能够毫无破绽的在将军府住下来,原先的那个婢女早已经被风金元杀死。

    “她一天都不见踪影了,我也……”

    “世捷,事关重大,你老实和我说,他的身份我很清楚。”安老将军道。

    安世捷惊愕,“父亲,你知道那人是谁?”

    “此事说来话长,你先告诉我他的去向。”

    “他走了,说是回国了。”安世捷老实交代。

    安老将军这才松了一口气,于是又重新将目光放到床上的婴孩身上。眉头微蹙,他不相信安世捷会随便在街上弄一个孩子回来,于是道:“你和那个人有交易?”

    “我收留他,他帮我……”

    “你心里还想着慕芷月那个贱人?”

    “月儿是孩子的母亲,我爱她。”安世捷红着脸,有些结巴的说道。

    安老将军转过脸看向安世捷,看着安世捷满脸通红心中不免刺痛,他的孩子原先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自从被慕清歌废除武功之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儿女私情上。

    “世捷,你的心思不该一直放在这个女人身上,你还有……”

    “父亲,我已经是一个没用的废人了,我现在只想和我心爱的女人,还有我的孩子在一起,有一个家。”安世捷说道,那些意气风发的雄心壮志早已经全部化成无尽的绝望。

    “哎……”安老将军叹气,“好吧,爹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