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破门而入的房嬷嬷看到眼前的情况,一脸惊讶。

    “唐小姐,你的婢女在汤里下了木楔草导致大家都在拉肚子,这件事你该怎么解释?”房嬷嬷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红玉之后,将目光放到了鬼二身上。

    鬼二红着脸,很是愤怒的说道:“房嬷嬷,这件事情我也是刚知道,才教训了红玉,原本想带着她去向大家负荆请罪,没想到您就过来了。”

    红玉却不甘心道:“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做的,明明是慕医师的婢女!”

    房嬷嬷蹙眉看着吃力的挣扎想要站起来,最终失败只能靠坐在地上的红玉,这个鬼二下手居然那么重。

    胸口一阵血腥味,红玉强忍着说道:“我今天看到她买了几包木楔草回来,你们干嘛不去找她?”

    “闭嘴!”鬼二喝止红玉,避免她继续说下去。

    “你可知道慕小姐让林逸去买木楔草所为何事?”房嬷嬷冷笑着问道。

    红玉脸上一红,这才突然想起慕清歌是这里的医师,自己这个做法的确是天真又愚蠢了。

    “不管她买来做什么,你们凭什么确定是我下的药啊?”红玉见鬼二完全没有帮她的意思,梗着脖子看向房嬷嬷说道。

    房嬷嬷身后的厨娘道:“今日就是你进了厨房,还掀开了汤锅,不是你还会是谁啊?”

    “就是啊,今天林逸姑娘和慕医师都没有来过厨房,怎么可能是他们。”

    “带去大厅!”房嬷嬷说着让人将红玉拉到大厅之中,那里早已经聚集着其他的秀女。

    “唐小姐,红玉是你的婢女,事情发生了我们也讲求证据,免得别人说我们冤枉了谁。”房嬷嬷说道。

    鬼二黑着脸坐在那里,心里想着应对之策,眼下只能先牺牲红玉了。

    过了一会儿,储秀院的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大厅里,方子敬也被请了过来。

    在汤中放木楔草导致众人拉肚子,和下毒的性质在房嬷嬷眼中都是一样严重的事情,所以她理所应当的请来了方子敬。

    方子敬带着人进来的时候,慕清歌也带着林逸和出尘到了大厅。

    “怎么回事?”方子敬板着脸问道。

    房嬷嬷将事情说了一遍,同时将证人证词都摆在了面前,显然所有证据都是指向红玉的,连作为红玉主子的鬼二都没有袒护红玉。

    “慕小姐,你买来的木楔草是作何用的,现在还剩多少?”方子敬例行公事的问道。

    慕清歌朝林逸示意,林逸将两包完好的木楔草展现在众人面前。

    “前段时间王小姐受伤,我正在帮她调制祛疤的膏药恰好缺了这一味木楔草,这个药草性子比较复杂,这是没有磨成粉状的木楔草,能够有祛疤的作用。若是误食了,会让人腹泻。”慕清歌解释道。

    “当然,它的药性比较温和,如果量不是很多,腹泻一两次之后就不会有事了。晚上还能够安神,让人能够舒服的入睡,当然,极少数人知道这一点。”

    慕清歌的话音落下,方子敬检查了一下药包中的木楔草,并没有缺少,所以排除了慕清歌下药的可能性。

    “你呢?为何要下药?”方子敬居高临下的询问跪坐在地上的红玉,她刚才被鬼二打伤,现在只能勉强的维持着清醒。

    “我……”红玉想了想说道,“昨日我家小姐在练习舞蹈的时候被其余几人故意绊倒,但是我们初来乍到被人欺负也无处伸冤,我今日闲来无事出门进到林逸去了药房,所以便跟了过去,知道木楔草的作用之后就……”

    “你这个恶奴,我们唐家竟然养出了你这样心肠歹毒之人!”鬼二黑着脸说道,眼圈立刻红了起来,“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你们!”

    “一个小小的奴才哪有这样的胆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主子指使的。”

    “就是啊,自己摔倒的还要怪罪给别人,若是换了别的药,是不是要将我们都毒死啊!”

    “天啊,好可怕,方大人,为了我们的生命着想,这种人一定要严惩啊!”

    “不会的,她不是故意的。”鬼二连忙为红玉求情,原本如同冰山一样的脸终于出现了裂痕,这也是这些秀女们想要看到的。

    “唐小姐,即使不是你指使的,你身边有这样的人也真是太让人心寒了。”秦紫苏唯恐天下不乱,出声说道。

    “闭嘴!”房嬷嬷听到秀女们聒噪的话语,黑沉着脸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

    “嬷嬷,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的生命呢,我们难道还不能说上两句吗?”秦紫苏不服气的说道。

    房嬷嬷回过头,瞪了秦紫苏一眼,“把各位小姐送回房间休息,这里有方大人处理就好了。”

    说完,在场的嬷嬷将围在大厅里的秀女们请回了房间。等到秀女们不情不愿的离开之后,方子敬才问道:“唐小姐,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吗?”

    红玉道:“方大人,房嬷嬷,这件事情和我家小姐没有关系。她的脚还肿着,根本下不了地走不了多少路,刚才还是因为我才强撑着过来的。”

    “对不起,是我管教不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没想到她还想要将事情推给慕医师,我对不起你们……”鬼二心中愤然,为了这个该死的红玉,她居然要在这些人面前装哭,更重要的是,还要想办法将红玉救出来!

    “万幸大家这次都没有事,但是这名奴婢是不能够留在这里的了。”方子敬黑着脸说道。

    “方大人,房嬷嬷,还请你们网开一面!”鬼二生怕红玉被方子敬抓到京兆尹,到时候就更难将她救出来了,“红玉只是恶作剧罢了,我明天就将她遣送回唐家再也不能够来京城,还请你们放她一条生路。”

    “唐小姐,这样的奴婢要来也没有用,你何况替她求情呢。”房嬷嬷对这样的恶奴没有丝毫好感,所以不理解鬼二为何求情。

    除非红玉做的事情和她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房嬷嬷对鬼二更加没有好感。

    “我听说唐门的人都擅长用毒,丫鬟应该也耳濡目染一些吧?”方子敬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