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用毒和饲养蛊虫的都知道,艳蛊是极为残忍害人的东西,所以在他们行内是被禁止的。

    “小姐,据说已经发现了十具尸骨,还有陆续去官府报失踪的人家。”马嬷嬷眼底有些暗色,那些女子的年纪和她自己的女儿差不多,没想到竟然会遭遇这样的命运。

    唐雪莲轻叹,她虽然也下毒害人,但是至少对这种过于残忍的东西还是会顾忌的。想来想去,她也大概猜到使用艳蛊之人的目的。

    “可能我们很快就要和此人打照面了。”唐雪莲说道。

    马嬷嬷点头,心里更是警惕,皇宫的水太深了。

    至于安贵妃做噩梦的事情,唐雪莲只道是安贵妃自己心中恐惧的东西太多才会这么快有了作用,过几天再处理她的毒。

    倚香听闻飘飘的话之后脸色也不好,只觉得使用艳蛊的人目的实在过于明显,只是为何慕清歌和龙千夜也要卷进这件事情当中,实在是太危险了。

    辗转难眠的除了被噩梦困扰的安贵妃,还有因为蛊毒作祟事件困扰的天盛帝。

    “皇上,您怎么起来了?”天盛帝披了件衣服从床上起来,守夜的魏大海看到立刻迎了过去,帮着天盛帝将衣服穿好。

    “朕想到蛊虫作乱就担心得睡不着觉,现在去冷宫。”天盛帝大步往外走,魏大海只能跟上。

    这件事情,魏大海心里也忐忑,这要是蛊毒之事祸乱到皇宫里,会不会像二十多年前白教的事情一样?当然,这个想法魏大海只能闷死在心里,根本不敢蹦出半个字。

    到了冷宫密室,黄芪还在挑灯夜战。

    见到天盛帝到来,黄芪站起来朝他行礼,被天盛帝不耐的挥手免了。

    “皇上有什么烦心的事情需要草民解决呢?”天盛帝的心烦气躁过于明显,黄芪便随口一问。

    “最近京城不太平,出现了蛊毒。”天盛帝简单的说了一句,剩下的都是魏大海来补充说明,并且讲了负责侦查此事的官员,不过没有提及慕清歌也会参与到其中。

    “皇上,草民不擅长蛊毒。”黄芪遗憾的说道,当初在白教,他们所学的东西都是很分明的,他只会毒术,饲养蛊虫是另一组的学习技能。

    “但是草民对此蛊略有了解。”天盛帝略感失望的时候,黄芪接着说道。

    天盛帝眼睛一闪,看着黄芪说道:“你说来听听,这个害人性命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回皇上,这是艳蛊。”黄芪将艳蛊的作用和害处说了出来,“一般饲养艳蛊的只有女子,所以艳蛊需要食用年轻女子才能够保持效果,若是断了粮,母蛊就会反噬饲养艳蛊的人。”

    “这么阴毒。”天盛帝叹道。

    “正是因为艳蛊的残忍,所以这种蛊虫能够饲养的人不多。”黄芪不知道谁那么厉害居然能够找到饲养艳蛊的方法,还是一个力量这么强大的母蛊,他可不想要参与到其中。

    但是天盛帝似乎没有因为他不懂就放过他,“是否有毒术能够对付蛊虫,比如让蛊虫中毒?”

    天盛帝这倒是个好想法,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

    黄芪摇头,“草民懂得的只有医术和毒术,蛊毒这个东西伤害身体比较严重,害人也严重,所以草民没有敢碰。”

    听了黄芪的话,天盛帝反而有些放心了,至少身边没有懂得下蛊的人,那他中蛊毒的可能性就低了些。

    回宫的路上,天盛帝问魏大海道:“大海,你说慕清歌有多了解蛊毒呢?”

    “皇上,据说慕清歌也是因为上次储秀院的事情才了解的,向她的师父讨教了方法才将那些东西消灭,估计也不会懂太多。”魏大海斟酌的回答道。

    天盛帝道:“她会下毒,若是还会下蛊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魏大海闻言,即使不用揣测也知道他的心思,于是宽慰天盛帝道:“慕清歌这个人……应该不会随意的给人下毒吧,除非被人冒犯了。”

    天盛帝剜了魏大海一眼,感觉他在帮着慕清歌说话,吓得魏大海赶紧闭嘴。

    翌日,距离选秀女还剩下最后一天。

    因为第二天要进攻,所以房嬷嬷没有让秀女们训练,而是让他们选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和妆容,为明天的选拔做准备。

    好不容易得到休息的秀女们聚集在一起,一群女人闲扯起八卦来。

    “我听说外面可是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

    “对啊,好可怕,听说死了十几个人呢,全都直接变成白骨,只剩下大脑袋。”

    几个秀女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柳葵儿听到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没想到那些尸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按理说太子姐夫应该处理得比较隐秘才是啊。

    众人以为柳葵儿是被吓到了,所以故意和她说道:“据说都是年纪小的姑娘,葵儿妹妹,这里可是你年纪最小,又最漂亮,你可要小心哦。”

    “对啊,”另一个秀女附和,“葵儿妹妹,我发现这个月你变得更漂亮了,都在用什么脂粉啊?”

    “阿蔷也变漂亮了,眼睛水灵灵的,好羡慕啊。”

    一群秀女的话题从恐怖杀人事件转移到了服饰妆容上,聊得不亦乐乎。

    回到房间内的柳葵儿有些忐忑,这个艳蛊是太子当初找人交给她的,说是能够帮助她进宫成为妃子,但是饲养之后她才知道艳蛊的厉害和残忍。

    “小姐,你怎么了?”看到柳葵儿坐在梳妆台前脸色不恙,彩云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去询问道。

    柳葵儿肤色粉嫩,就像那天母蛊生出来的两只小蛊虫一样,非常的喜人。但是在柳葵儿眼里,越是娇嫩水润的皮肤,就越让她感觉恐惧,甚至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血腥味,她就是那个间接将少女吃掉的可怕女巫。

    “彩云,我害怕。”柳葵儿突然抱着自己的双膝,眼睛盛满了泪水,悬而欲滴。

    彩云看着心疼柳葵儿,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他们都没有办法阻止艳蛊,即使死了也没有办法。

    “小姐……”彩云开口却不知如何劝解,只能紧紧抱着柳葵儿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