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经过和唐雪莲的一番谈话之后,天盛帝也觉得慕清歌的这个处理伤口的方法可以推广到军队里,所以便让唐雪莲教会太医,然后太医再去教会军医。

    天盛帝走后,冬儿有些不解的问道:“小姐,既然皇上想要在军中推广为何不直接让慕清歌去,好歹慕清歌的大哥就是镇远大将军,这样不更快吗?”

    “冬儿,你想得太简单了。”唐雪莲冷笑,天盛帝岂会让慕清歌再次出风头,他的那颗心,只想让龙千夜和慕清歌死,怎会让他们得到百姓和士兵的敬仰。

    只是,天盛帝并不知道,慕纸暄的亲卫部队早就知道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伤口,至于其他军队和侍卫,慕清歌是丝毫不在意的。

    回到卧龙殿午休醒来的天盛帝见到魏大海正在外间徘徊,便将他叫了进来。

    “皇上,老奴是不是吵到您了?”魏大海有些愧疚的站在内室的门口问道。

    “有什么事情说吧。”

    “黄医师找您,已经在殿外候了很久,说是有急事,所以老奴才……”

    魏大海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盛帝便让他将黄芪带进来。

    黄芪进来的时候,天盛帝还没有穿好衣服,他便站在一旁等候。

    “什么事情那么着急?”天盛帝屏退宫人,看着神色凝重的黄芪问道。

    黄芪站得笔直,看到天盛帝只是将外衣披在身上,也而不多加理会,与天盛帝相对而坐,“皇上,臣要去一趟蕲州城。”

    闻言,天盛帝蹙眉,不解的问道:“你现在正在研读白教秘籍,并且在不死人上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为何现在要跑去蕲州城,那里不过是废后重建的地方,百废待兴。”

    “皇上可记得睿王身上的沉睡蛊就是从蕲州城而来的,那里还有许多百姓身手沉睡蛊的侵扰。”

    黄芪的说辞让天盛帝以为他善心大发,想要去蕲州城解救无辜的百姓,刚想嘲讽两句,黄芪接着说道:“沉睡蛊是当年我们白教的教主亲自研制出来的,当时是为了给人治病才用的。”

    沉睡蛊的效果比麻沸散好很多倍,且解开沉睡蛊不管是对施蛊的人还是中蛊的人都没有多大的伤害。只是后来才发现,沉睡蛊很懒,解开也会导致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司徒连翘后来也不再使用沉睡蛊。

    不过,懂得饲养沉睡蛊的也只有司徒连翘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往蕲州城放沉睡蛊的很有可能是……白教教主?”天盛帝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她还活着吗?她如果真的还活着,他一定要找到她!

    黄芪对天盛帝的反应有些奇怪,但也不好多问,“很有可能。”

    沉睡蛊是一种很奇怪的蛊虫,它能够自己和自己玩分裂,然后一只就会变成好几只,当时他们白教内部被祸害了一段时间,所以蕲州城若是不赶紧将沉睡蛊除掉,恐怕只会有更多人受难。

    但这一点,黄芪并不关心。

    “好,如果白教教主在,那打造鬼军的成功几率就会大大的提高,朕允许你去!”天盛帝爽快的说道,“但是朕要活着的白教教主,你切不可以伤害她,同时我也会给你一些人,你只管带去就好。”

    “多谢皇上。”黄芪应道。

    黄芪离开之后,天盛帝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连翘连翘,朕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朕一定要见到你!

    黄芪离开之前去了一趟安然殿。

    “你怎么来了?”安贵妃被秦紫苏的事情扰得头晕脑胀,虽说那日天盛帝因着安老将军的面子没有相信秦紫苏,但是安贵妃知道大家心里都已经认定了她是背后的指使人,是她愚蠢的用了一颗愚蠢棋子。

    “贵妃娘娘看起来神色不太好,难道有烦心事?”黄芪随意的坐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安贵妃。

    铃音看到黄芪这样不尊重安贵妃的态度,原本想要斥责黄芪几句,但都被安贵妃阻止了。

    “我烦心的事情你又帮不上忙,和你说了也是无用。”安贵妃轻叹一声,不想继续搭理黄芪。

    他身上的味道,她实在有些不喜欢。

    黄芪唇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你烦心的不过是那日秦贵人的事情,皇上那边估计对你很是失望吧。”

    闻言,安贵妃一双明眸突然狠狠的瞪了黄芪一眼,“你可知道失宠对于后妃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吗,尤其是我娘家的势力衰落,我在宫中没有子嗣,以后的下场肯定是极为凄凉的。”

    安老将军现在站在太子这边,还不是因为她在宫中还有一点价值,如果连这点价值都失去了,以后太子肯定会舍弃安家,她那个已经废掉的弟弟安世捷更阿基得不到照拂。

    “失宠了还可以重新得到宠爱,就看贵妃娘娘你懂不懂怎么做了。”黄芪笑着说道。

    安贵妃深深的看了黄芪一眼,“你有办法?”

    “那是自然,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消停的等他们去斗,你在这里养精蓄锐等我回来。”说完,黄芪将一瓶药放在桌面上,“这个药比之前的好,不要随意的送人了。”

    安贵妃讪讪道:“是我失策……”

    黄芪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人站起身后准备离开,安贵妃连忙喊住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准。”黄芪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这些药够我回来,到时候你的身体调养好了,想要孩子并不难。”只是不知道这个孩子能不能生下来罢了,不过谁在乎呢,他不过是让她能够怀上孩子罢了,保不保得住那是后话。

    黄芪离开之后,安贵妃显然有些失落,整个人恹恹的把自己关在内室里发呆,让铃音担心又着急。

    黄芪离开的消息最先知道的是唐贵人,她在西厢徘徊,看着鬼二若无其事的坐在一旁,便道:“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了还不去保护柳贵人,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她成日在屋子里待着,如今没有秦紫苏为难了,不需要人保护。”鬼二不耐的说道,成天在那个院子里做苦力,她都烦死了。

    “成天待在屋子里,她没出过门吗?”唐雪莲惊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