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一向赖床的含恩静早早醒来,穿戴的整整齐齐,按掉闹钟醒来的朴素妍本来想拿上大铃铛叫她,惊讶地发现含恩静一静坐在床上开始画淡妆了。

    “喂,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含恩静吗?你是谁?你把我的恩静还给我!我的恩静是觉得不会早早起床的!”

    “哎呀素妍欧尼!今天崔总监似乎还要去打歌来着,我也不好意思耽误他的时间。”

    “不好意思耽误时间还要画个妆再过去啊,真是,啧啧啧……”

    含恩静忿忿地看着她,把口红往朴素妍脸上一抹,飞快地跑了。“呀!这个死丫头,真是的……”

    崔信荣开门,看到一副整整齐齐模样的含恩静:“来啦——怎么打扮这么好?早上有行程?”

    “没有啦,就是……来找总监你的。”

    “那就不用化妆了呗,又不是没见过你们素颜……过来,鸡汤趁热喝,里面的大枣和桂圆记得吃了,这都是你偶妈嘱托我的。”

    含恩静小口喝着碗里的乌鸡汤,看着崔信荣换好衣服出来、打理发型、上一点点粉底、隔离、高亮——比自己化妆细致多了。

    “崔总监这么白,应该上舞台不怎么用化妆才对吧?”含恩静看着他问道。

    “本来是不用多,但是有了这个j款式的卷发,皮肤也要有相应的调整才行。而且今天是最后一次打歌了,总要尽善尽美才好。”

    “崔总监最后一次打歌也能拿一位的吧,真好。”含恩静语气中有些羡慕。

    “这次从香港回来之后,就是t-ara收获一位的时候。恩静你是t-ara的队长,我犯不着骗你吧?”崔信荣一甩头发,含恩静咽下一整个大枣——被撩到了,也被噎到了。

    “咳咳咳咳……”崔信荣赶快过来给她拍拍后背——真是的,拿个一位而已,用得着反应这么剧烈嘛?

    “谢谢崔总监,咳咳……”喝了一口汤,总算觉得舒服点了。“昨天的事情,让总监你操心了,真是对不起。”含恩静一副弱弱的样子。

    “没事,这样说事还得自己多注意才是,昨天要是没有我,可是有够你受的。”崔信荣说道,出门之前又对她说道:“我先去kbs那边音乐银行了,钥匙在这里,恩静你走的时候锁门就好,钥匙就放在你们宿舍,如果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直接过来……”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总监ni……”刚想再说点什么,看到崔信荣已经出门了,含恩静轻轻叹一口气,喝完碗里的乌鸡汤——有枸杞桂圆的甜味,还有生姜带来的辛辣味道,就像现在恩静的心,暖暖的,还有点“有辣度”的羞赧。

    “恩静欧尼,回来了呀~感觉好点了吗?”听着忙内对自己的调侃,含恩静说话不禁大声起来:“好啦!好啦!别问啦!”然后把钥匙放在门口的小盒子里。

    “阿咧?崔总监他是把钥匙给恩静了吗?”坐在沙发上的李居丽瞥到这一幕,问道。

    “不是给我,是给我们。他说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去之类的。”

    “哦~下次恩静痛经的时候就能直接享受到温暖的怀抱……”

    “呀!你们!去死!”含恩静飙上高音,吓得朴孝敏过来赶紧把她的嘴捂住。“这样会被邻居投诉的喂!”

    “呜呜呜……”含恩静还没有停止控诉,但是朴素妍好像听出来她在讲什么。“你说,要去给谁探班?”

    恩静把朴孝敏的手扒拉开,正色说道:“今天应该是总监他最后一次打歌了,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探个班。”

    “其实我觉得不太需要吧,前面打歌的时候孝敏和智妍都去过探班了……”李居丽想了想,报纸和电视台也有过同框的照片了。

    “但是我们组合没有去过呀,怎么说也是合作过、而且给我们写歌的总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连4ute都去过了欸!”含恩静说道。

    “说的也是呢——那就再去一趟吧,给欧巴他一个惊喜!”朴智妍听到有这样的捣乱活动,开心地跃跃欲试。

    朴孝敏过来一把敲了龙崽子的头:“你最好安分点哦,音乐银行没有预录,你要是添了乱子……”

    “当然不会!我可是欧巴最好的妹妹朴智妍大人!怎么会给他添乱呢?”智妍挺了挺那并不存在的小胸脯。五个欧尼都没有理她,自顾自地去换衣服了。

    音乐银行录制现场,也是崔信荣《fakelove》最后一次打歌舞台,身着深紫色西服的崔信荣别出心裁地用应援色作为最后一次舞台服装的配色,目的也是更让粉丝有些实感。第三周的打歌对一般组合来说算是强弩之末,但是像崔信荣这样已经能称得上音源强者的lo歌手来说,歌曲霸榜数月是常常有的事情。

    在舞台上,一如既往地完美的舞蹈,流畅的转音,甚至作为最后一次舞台,崔信荣多了很多次和台下的粉丝互动的动作,再加上同样是紫色的打歌服——“从舞台上来看,真的好帅啊!”坐在台下,武装地严严实实的朴素妍和李居丽感叹道。

    “声音小点!别被发现了!我们现在是orri粉丝的重点盯防对象!”李居丽小声道。

    “怎么了嘛?我也是脑残粉哦!只不过是天天能接触到的而已嘛!”朴素妍小声嚷嚷,然后跟着粉丝大声唱起来:“fakelove!fakelove!你为何如此悲伤?我不知道!微笑吧!说你爱我吧!啊啊啊啊啊啊orri!说你爱我吧!!!”别说,朴素妍不愧是主唱,跟着唱还挺像回事。

    “好了好了,还真把自己带入进去啦?养成这种心态以后怎么面对他?”

    “怎么可能……我自己肯定是可以分得清的,我已经想好了,等我摆脱那个姓吴的渣男,和总监ni这里的粉丝感情就自然而然断咯……在这之前,总要找个寄托嘛。欸,我这无处安放的少女心啊……”

    李居丽看着旁边这位已经23岁的大龄女idol和旁边十三四岁的小粉丝们一起喊着非官方的让人无限羞耻的应援口号,心里一阵奇异的感觉——朴素妍,这个平时遇事稳重、练习时间最长、经历也最坎坷的成员,其实还是有一颗少女般向往纯真感情的心吧,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