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笔趣阁_八一中文网_笔趣阁小说阅读网_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禁欲系神豪 > 《禁欲系神豪》正文卷 第390章 被她爸撞见了【求订阅求打赏】
    宁阮今天心情一高兴就让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成为人生赢家。

    一大波妹子各施魅力的套近乎找宁爷敬酒,宁爷来者不拒,全部干掉——像极了这场泳池派对最又魅力的“男人”。

    赵灿、王思明、秦非的风头完全被宁爷压制。

    最后宁爷喝醉了,赵灿叮嘱王思明和秦非注意身体,别累坏了,这才带着宁爷离开。

    赵灿带着醉酒的宁爷要发生什么事,王思明和秦非没去细想,大概和自己要发生的事雷同吧。

    送走赵灿和宁阮,王思明和秦非各自挑中几个美女回房。

    反正今晚,秦非和王思明这两个大浪比是要玩疯。

    酒池肉林的堕落,他们从身体和精神上双重享受这种纸醉金迷的堕落。

    赵灿才没空管他们今晚怎么玩,反正这两个浪比是真的浪,赵灿只担心他们吃得消吗?

    秦非的司机开车将二人送到宁阮的公寓小区门口。

    大晚上的赵灿还是很客气的给了一千块钱的小费,司机半推半就的收下后开车离开。

    喝醉的宁阮身子很沉,架起来走路很吃力,索性就背起来往小区走去。

    应该是喝太多了,宁阮在背后耍酒疯,勒着赵灿的脖子就要去咬他耳朵,烦死了。

    “阿灿!”

    这时候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从后方出现。

    “宁叔?你怎么来了?”

    是宁阮的父亲宁阮缓步走来,瞄了一眼自己醉醺醺的女儿,微微皱眉。

    赵灿露出尴尬的傻笑,大晚上的把人家女儿灌醉了,然后带回公寓,还被人家的爹给撞见了,天下间最尴尬的是莫过于此。

    宁南皱眉看着宁阮在赵灿的背上,抱着赵灿的脖子,似咬似亲的举动。

    “呃……叔,要不你背你女儿上去?”

    “走吧,回家再说。”

    宁南没理他,径直朝电梯口走去。

    赵灿呼出一口气,低声对背上的宁阮说,“别动,安静点,尴尬死了。”

    跟上宁南的脚步走进电梯。

    宁南还是那副淡定的样子,至于他内心估计也是很波澜的,幸好来得及时,要是在晚一步,后果不堪射想。

    电梯里。

    宁南站着旁边,赵灿背着宁阮稍微退后一步,总感觉要是和宁南站成一排很有压迫感。

    但是,电梯门是光滑的镜面,宁阮一看就能看到。

    小空间里,三人这样,很不自在。

    偏偏宁阮此时又耍酒疯了。

    抱着赵灿的脖子又要去咬他耳朵。

    喝醉酒的女孩子被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背着回家,酒后吐真言,一时语无伦次的什么都说出来。

    宁阮把赵灿的头扭过来对着自己。

    “阿灿……我好喜欢你……”

    “别说话。”

    赵灿尴尬的朝镜子里的宁南露出礼貌的微笑,“喝太多了哈。”

    宁阮还是那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没有说话。

    宁阮见赵灿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继续嚷着,“说,你喜不喜欢我……你快说啊,不说我咬你了。”

    果真就下口了,对着赵灿的脖子就咬。

    赵灿赶忙回答:“喜欢喜欢,你别闹了,你爸还在。”

    “爸?”宁阮抬起头瞄了瞄前面的中年人,“噢,南哥你怎么来了?”

    “……”

    宁阮皱眉,恶狠狠的瞪了赵灿一眼,瞧瞧你把我女儿灌成什么样子了,多好一个姑娘就被赵灿带坏了。

    “……”

    宁南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马上就回家了,爸爸在。”

    赵灿:???

    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坏人一样,要对你女儿图谋不轨。

    算了,认栽吧。

    此时的宁阮意识里只有赵灿,很烦别的男人碰自己,推开宁阮的手,“别碰我,要不然弄死你。”

    噗……

    赵灿差点就笑喷。

    宁南心里五味杂陈。

    宁阮又把赵灿抱紧了些,“怎么还没到啊,我要睡觉了……阿灿你今晚抱着我睡好不好……”

    啊这!

    “咳咳咳……叔,好像她真的喝醉了哈。”

    “我没醉,我就要你抱着我睡,你不是一直想要……”

    “你住嘴巴你。”赵灿赶忙捂住宁阮的嘴巴,“别说了。”

    宁阮咬了赵灿的手一开,说:“你不想要我吗?那你前天晚上还想摸我……”

    赵灿吓得赶忙不顾危险再次捂住宁阮的嘴巴。

    宁南一怔,凶悍的眼神看着赵灿。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岂可忍,这货竟然还摸我女儿……

    叮——

    电梯门总算是开了。

    赵灿终于从压抑的小空间里出来了,快速走去输入密码开门。

    坏了!

    我就这么直接的输密码?

    “噢,宁阮今天告诉我的密码。”赵灿强行解释。

    宁南继续没理他,只是把女儿从赵灿背上接下来。

    可惜宁阮不想被陌生男人碰,再次推开宁南,偏偏倒倒的走过来抱着赵灿。

    宁南很尴尬。

    “她喝醉了,你别介意。”

    赵灿再次强行解释。

    我别介意?

    宁南心里想笑,我成了外人?

    “叔,你先坐,我扶你女儿回房躺下,我再出来?”

    “嗯。”宁阮鼻音很重的嗯了一声,在沙发角落发现一颗弹壳。

    拿起来看了看,再环视一圈,家具都是新的,墙壁上有一些痕迹,像是打斗过留下的。

    宁南把弹壳放进裤兜,并不想问弹壳是怎么回事,毕竟自己的宝贝女儿,他清楚得很。

    以及这屋子的新家具,墙上打斗后的痕迹,宁南都不想问,当然不可能是赵灿发疯敢砸东西,只有自己宝贝女儿干的。

    所以,这事不提。

    ……

    赵灿把宁阮扶进卧室,顺手想关门,不行,人家的爸爸还在外面,于是敞开卧室门,把宁阮放到床上。

    宁阮抱着赵灿的手一个劲的拽,想要把赵灿拽上床抱着睡。

    赵灿哪儿敢啊,万一她爹也掏出沙漠之鹰,自己且不是玩完了。

    伸手轻轻的抚摸宁阮的脸蛋,“你先睡吧,乖。”

    安抚几句后,赵灿才起身走出房间,带上门,走出来,就说:“叔,我就先回去了,拜。”

    “坐?”

    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好的。”

    赵灿走过来坐下,如坐针毡。

    见宁南没有说话,赵灿主动开口,“叔,你没在医院陪阿姨,你来找宁阮是有事吗?”

    宁南弹了弹烟灰,领导的架子坐在沙发上,“没事我就不能来看我的女儿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介意。”赵灿再次尴尬的笑了笑,主要是今晚被宁南撞见,有点理亏,所以赵灿相当谦逊,平时的话,赵灿可不这样对他点头哈腰。

    “今天怎么给我女儿灌那么多酒?”

    这……

    怎么叫灌,听着忒不舒服,你是没看到宁阮在派对上豪放来者不拒的样子。

    “今天秦非请客吃饭,宁阮高兴就多喝了两杯。”

    “哦?你也喝得挺多的吧?”

    宁南见赵灿也一身酒气,再次肯定今晚来找女儿是正确的,要不然这两人喝醉了,估摸着一回到公寓就……

    “我……也高兴,所以也喝了两杯,不过你别多想,我可不会乘人之危,在你女儿喝醉酒的时候乱来。”

    “我信你。”

    宁南似笑非笑。

    “……”

    赵灿无语中。

    这表情分明就不信。

    “阿灿你和我女儿发展到哪一步了?”

    赵灿一听这个问题,就知道宁南想问什么。

    很认真的回答:“我发誓,我没和宁阮发生关系。”

    “噢……我相信我女儿有分寸,不是随便的人。”

    “……”

    合着你的意思就是我是随便的人?

    算了,你是她爹,你说了算。

    赵灿心想宁南今晚上看到我背着她醉醺醺的女儿回家,心里估计在骂娘。

    赵灿很理解。

    如果我赵灿看到别的男孩子把我女儿灌醉带回家,赵灿早就冲上去弄死他丫的,啥玩意儿。

    这时候,屋子里扑通一声传来什么东西打碎了。

    赵灿和宁南起身就冲过去,推开门,看到宁阮趴在地上,一身是水,旁边的玻璃水壶打碎,幸好没划伤她。

    赵灿把宁阮抱回床上躺下。

    就这样和宁南看着醉醺醺的宁阮衣服湿漉漉的。

    宁南心里很抵触自己女儿喝酒、泡酒吧、飙车、持枪、打架,比男孩子还要野。

    特别是听到这群小字辈的称呼宁阮为宁爷,一听到这个宁爷的称号,宁南就想骂人。

    现在宁阮衣服打湿了,是要换吧?

    不换要感冒的。

    赵灿看向宁南,“叔……要不你给你女儿换?”

    “混账!”

    宁南骂了一声,皱眉看了看宁阮。

    “把t恤给她换了。”

    宁南吩咐一声,离开房间,关上门,回到沙发上坐下,瞄了一眼墙上的钟。

    2分钟熬过去了。

    怎么还没出来!

    宁阮有些坐不住了。

    又过2分钟。

    他妈的在弄啥呢?换个t恤需要4分钟吗?

    又过2分钟。

    这货该不是在对我女儿做什么坏事吧。

    宁南越来越坐不住了。

    他对赵灿的人品极度不信任。

    滴滴滴——

    这时候,茶几上赵灿的手机响了。

    宁南斜眼一看,是王思明打来的。

    宁南没接,应该赵灿听到手机响了就会出来吧。

    响声完了,还不见赵灿出来。

    聋子吗?手机我都给你调成了最大声,还不错来,你全神贯注的干什么,这都听不见?

    宁南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

    他到底在房间里对我女儿干什么啊?

    宁南又不好强行破门而出,只有耐心的煎熬等着。

    滴滴滴——

    手机再次响起,还是王思明。

    宁南犹豫片刻,接通电话。

    “我去,怎么才接电话,呵呵,和宁阮玩疯了吧,还不快感谢我和秦非给你创造机会,趁宁阮酒醉,是不是很刺激,哈哈哈。”电话那头王思明肆无忌惮的说。

    宁南青筋暴起,紧握住手里,愤愤不平的喘着愤怒的粗气。

    “阿灿你和宁阮那个那么累了,你丫不行啊,一直喘粗气,草!哑巴了?”

    宁南缓了缓神,保持淡定,“小王,你和秦非一人写一份检讨书明天给我。”

    “????宁叔?卧槽……呸呸呸,我,你?”王思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这样,记住明天一早!”

    啪!挂断电话。

    宁南愤愤不平,这群年轻人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欺负到我女儿的头上了。

    岂可忍。

    宁南心里忐忑的庆幸自己是真的来对了,要是今晚不来,自己的女儿……

    再看看时间,还不出来?

    宁南坐不住了。

    一个茶杯落到打碎。

    把赵灿引出来了。

    “叔?”

    “哦,我想倒杯水,不小心把被子打碎了。”

    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在看赵灿的衣服裤子,没乱,应该是没乱来,手占便宜没有,宁南不敢想。

    “刚才王思明给你打电话,我接了。”

    “????”

    说完,宁南径直朝卧室走去看自己的女儿。

    赵灿拿来手机跟着身后一同走进房间。

    宁阮看到床上躺着换成睡衣睡裤的女儿,微微皱眉。

    赵灿赶忙解释:“都打湿了,所以我就换了。”

    宁南哦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余光瞄到主卧卫生间洗手池上放着刚才宁阮打湿的衣服,竟然还有内衣在。

    嗯?

    宁南猛然瞄向赵灿。

    赵灿立刻就慌了,“不不不,叔,你别乱想,就是内衣也打湿了我才给她换下的,真没乱来。”

    宁南哼了一声,“你可真是够勤快的。”

    说完,拂袖走出卧室门口停下。

    “你不走?”

    “啊?哦。”

    赵灿乖乖的走出房间。

    宁南回到沙发上坐下,看了看时间,又瞄了一眼赵灿。

    “你走还是我走?”

    “啊?叔再见。”

    赵灿换好鞋走出公寓。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宁南保护女儿的心太强了,防不了赵灿一世,防赵灿一时也是作为父亲应尽的责任。

    怎能让自己的女儿在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被赵灿给……

    一群混账!

    ……

    刚才这一段时间,赵灿一直诚惶诚恐,没办法啊,人家的父亲逮着了。

    虽然赵灿是个正人君子,不会在宁阮酒醉的时候乱来,但是人家父亲可不那样认为。

    走出小区,赵灿给王思明打电话。

    “我去?你丫当时这样说的?王思明我去你妈的。”

    赵灿不爆出口的人都气得骂娘。

    “老子一世英名被你毁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哪里知道是宁叔接的电话啊。我也是开玩笑说的,哪里知道我和秦非被针对了,明儿还要写检讨。估计要被骂的狗血淋头。”

    “活该!气都被你们气死了。”

    赵灿回头望了望宁阮公寓,看到窗边站着宁南的身影,吓得赵灿赶紧快步离开。

    宁阮看到赵灿在下面接电话,不用猜就知道在和王思明和秦非那两个人在谋划做坏事。

    一群混账!

    ……

    次日清晨。

    宁阮昏昏沉沉的醒来,望了一眼窗外射进来的暖阳,低头看看自己的睡衣。

    外面有声音。

    宁阮伸了个懒腰,下床。

    “阿灿在干嘛啊!”

    困倦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愣,瞬间困意烟消云散。

    “爸你怎么在我家?”

    宁阮正在厨房弄早餐。

    “你家?我们分家了吗?”

    “哦……”宁阮在餐桌旁坐下。

    宁南端来一碗粥,和几个包子。

    “吃吧。”

    “你竟然会做早餐,神奇。”

    说着,宁阮就翘起二郎腿,宁南一瞪眼,宁阮放下。

    宁阮喝着粥,余光在房间里搜索。

    宁南,“别看了,我把赵灿撵走了。”

    “什么时候?”

    “昨晚让他给你换了睡衣,就撵走了。”

    “哦。”

    宁阮喝着粥,余光看着宁南一直盯着自己。

    “你不去医院看你老婆孩子?”

    宁南嘴角抽搐两下,“等你喝完一起去。”

    “等我……我今天……”

    “今天还要去找赵灿?”

    “我……行吧,去医院。”

    宁阮自从那天去了一趟医院看弟弟,这几天就一直和赵灿混在一起。

    宁阮洗漱一番和父亲下楼的时候,才看手机,是王思明一大早发来的微信。

    【宁爷上次你说你想要我那辆百年古董老爷车,对吧?我送给你,请笑纳。】

    “嚯!神奇,这王思明一道早的吃错药了吧,以前让他给我怎么也不肯,今儿主动给我。”

    宁阮在电梯里说着,宁南在旁边眉头紧皱,当然是知道王思明是因为昨晚说话过分了,现在在想办法先讨好宁阮。

    宁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估计要是知道,王思明一定很惨。

    宁阮给赵灿发微信:

    【我今天去医院看我弟弟,你来吗?】

    很快就收到回复:

    【今天我有事,不能来】

    【什么事啊?】

    【能不能给彼此一点私人空间?】

    【……好吧,我不问就是了】

    【这样才乖嘛,我处理完事就来找你,如果最近打我电话打不通,你别着急,那说明我不走服务区】

    【……】

    赵灿锁屏手机,终于等到七月初七了。

    宁阮也没多想,和父亲到了负一楼。

    她今天不想开添越。

    她今天就要开兰博基尼。

    “爸,愣着干嘛?上车啊!”

    宁阮在驾驶室笑了笑。

    宁南叹息一声,坐进去,系好安全带。

    嗡——

    宁阮一脚油门踩下去,兰博基尼飚了出去。

    在大街上,宁阮车速很快,她是故意的,就想让父亲领略一下速度,宁南很慌,几次看到差点被撞上,冷汗都吓出来了。

    这就是我女儿的日常生活?